辛波斯卡的糖

(郅摩探案向)长安纪年【十七】

“李少卿,您久等了,”走上前来的小厮垂着头为李郅斟满香茗,恭敬地低声道,“我家主人此刻正在内室会见老友,实在是不好脱身,一时半刻怕是不能出来见您,又怕怠慢了贵客,便特意叮嘱我为您先布些酒菜,您边吃边等,也不至于太过无聊,权当个消遣,不知您意下如何?”

李郅忍不住多看这小厮一眼。

小厮年纪很轻,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长了张讨喜的娃娃脸,五官尚带三分稚气,却是模样俊俏唇红齿白,长得很好看。他的话不多,但单从刚刚的一席话中就能看出来,这孩子说话做事却是比许多成年人还要漂亮周全,李郅在心里暗暗警惕起来,这是个聪明伶俐的,暗中指点教导他的那个人绝非寻常之辈。

李郅暗自思忖,抬手将香茶一饮而尽,算是承了主人家的好客之情,却婉拒了对方提出的宴请的邀请,“李某人此次贸贸然前来已是冒犯,”李郅道,“本就是不速之客,断没有还让主人破费的道理,老板的好意我已心领,请不要再坚持了。”

那小厮见他神色认真并非客套,十分识趣地并未反复劝说,只道,“那我便为您端些果子糕点来,请您务必不要再拒绝,不然我不好向主人交待。”

话已至此,再拒绝难免显得不近人情,李郅只好谢过他。小厮连声说着“不敢”,告辞退出了房间,又很快端了一盘子水果糕点走了进来,放在桌上后便默默退到了一旁守着,也不说话,垂眸敛目安静缄默,仿佛不存在一样。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工夫,黑椴阁一直居于幕后的老板才从里间走出来见客。

中年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穿一身黑色丝绸长褂,对襟上用青色的丝线绣了两只鸟雀,活泼灵动,衬得整个人都有一股子精气神儿。他体态臃肿,面相富态,圆脸小眼,眉毛短粗且黑,一见李郅立刻脸上堆笑,伸出肥短的手指抱拳,一脸的谄媚相:“李少卿能移步我们黑椴阁,真是令在下感到荣幸之至啊。”

李郅回礼道:“不敢,李某人此次冒昧来访,只是想从您这里了解一些情况。”

… …

萨摩多罗站在台案前,指着图纸问:“师傅,您仔细想想,有没有人在您这儿打过这样的一个东西啊?”

穿着短褂光着膀子的中年汉子看着他手里的图纸表情复杂。

黄三炮带着一队人马将铁匠铺围得水泄不通,本就急着去见他家老大,对于萨摩磨磨唧唧的动作深感不满:“能不能快点啦萨摩,还有师傅你这眼神也不行啊——”他凑过来一看,哑了火,抖着手指着图纸一脸震惊:“原来四娘画画是这样的吗?!”

萨摩没有时间跟他扯,只对着铁匠道:“您再好好想想——兵刃极细极薄,非常锋利,而且体积不大便于携带… …”

打铁的师傅一拍脑袋:“哎,你说的这东西,我好像真有点儿印象嘿,我的确打过这样的一个匕首,因为实在是要求特殊,所以还有些印象——半个月之前吧,一个年轻人来过我这里,说是让我做一个这样的小东西,出手还挺大方,一口气给了我十两银子呢。”

“年轻人?”萨摩重复了一遍,皱起了眉,“您还记得那人的长相嘛?”

“嗨哟,那您可是难为我了,”铁匠一脸为难,“我不是自夸,我这打铁的技术在长安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每天各种江湖侠客、高官贵贾都来我这里做些小东西,这客人来来往往的,别说半个月前了,就是昨天来过的客人,我都不见得有什么印象了。”

萨摩无奈道:“那就没办法了。”

他转过头去看着黄三炮:“你介不介意我把这位师傅带着一起去黑椴阁?”

黄三炮表示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我们动作能不能快点啦?

… …

李郅从来都不擅长审问。

他看着对面自称刘贺之的黑椴阁老板,眉尖微蹙,直觉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一轮的问话已经结束,他并未从对方那里得到半分有用的情报。

紫苏说审讯像是博弈,拼的是心态;而李郅觉得审问像是高手对决,就像对方只是坐在那里,明明浑身上下都是破绽,但就是让你不敢轻易动手——那个刘贺之,举止粗鲁甚至是有些鄙陋,但是心态居然极好,对于李郅的问题也能不紧不慢地尽数答出,而且偏偏都是有凭有据的事实,哪怕李郅看着他再如何处处违和,也是无可奈何不敢妄动。

李郅忍不住去想,如果萨摩在这里,他会怎么说,又会怎么做呢?

想完才惊觉现在的自己已经无法不想着萨摩念着萨摩了,他茫茫然的,有些想不起来自己在遇到萨摩多罗之前是如何生活的了。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它会悄悄地改变你的生活,却又小心翼翼地不让你觉察,直至生活有朝一日面目全非。

——幸而,萨摩多罗是所有变化中最好的那一个。

比起在并州当职的日子,李郅更喜欢现在忙忙碌碌吵吵闹闹的生活。

他微微地笑起来,一直跟着他的三炮自然不必多说,虽然嘴上总是各种嫌弃,但是一直都非常感谢他的帮忙;单说三个女孩子,无论是博闻强识、聪明伶俐的紫苏,妩媚美艳、果断凶残的四娘,还是爱好特别、胆识过人的双叶,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大家也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还有萨摩,他深深喜欢着无法自拔的萨摩多罗。

他以前从未想过喜欢一个人会是这样的心情,时刻记着对方的每一个表情,一挑眉一抿嘴都能牵着自己的心弦,片刻见不到对方就觉得心中空落落的。

他大概有多久没有见过萨摩了?

“哎哎哎,萨摩你去哪儿啊?”

最先打断李郅思绪的是三炮的大嗓门,传来三炮声音的走廊里沉默了片刻,接着李郅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只是不管怎么听都带着那么点中气不足,有种小心翼翼的心虚:“那个,我突然之间腹痛难忍… …”

李郅起身,大步走过去,唰地一声拉开了门。

萨摩的确是一副要逃跑的样子,见李郅突然出现有点惊慌,猝不及防之下刹不住步子,踉跄了几步直接扎进了李郅的怀里,下巴还磕了一下李郅的肩胛骨。李郅刚想扶他一把,就见萨摩飞快地稳定了身形,哒哒哒地后退三步,仰起脸看着李郅笑得一脸尴尬:“李李李李李少卿,好久不见呵呵… …”

这话刚一出口,萨摩就觉得要糟,果不其然,李郅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幽暗了下来。

一走进黑椴阁,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李郅了,萨摩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感情,下意识地毫无缘由地就想跑路,结果没有料想到居然被李郅给撞了个正着,这一下心里就更紧张了,说话不经大脑,一脚就踩上了李郅的雷区。

“你也知道是好久不见——”李郅貌似随意地往前迈了一步,他个子高腿也长,这一步迈得比萨摩大上不少,直接就逼近了想要逃跑的萨摩。他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俯视萨摩,声音不大可却低沉清晰,仔细听来还能听出一丝小小的委屈,“为什么躲着不肯见我?”

李郅当然委屈,喜欢的人对自己撩拨完就跑了还躲起来不肯见他,这跟拔【哔——】无情有什么分别嘛!性格耿直的李少卿回去之后反复思量自己当日到底做了些什么能让萨摩这个样子。

还以为是自己做得哪里不对的李少卿日日认真思索。

——可是那天晚上他就只是伺候了一晚上醉鬼,期间除了偷偷亲两口什么也没做过啊。

萨摩感觉到了压迫想要后退,和李郅保持安全距离,却被李郅一把扣住了腰动弹不得。他眨巴着眼睛看向李郅想要装无辜躲过一劫,只是目光在触及到对方眼里的认真之时,他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种冲动,想要破罐子破摔的冲动:“我在害怕,怕自己配不上你,又怕自己面对你的时候手足无措,只好躲起来冷静一下,让自己想想清楚。”

“那你现在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萨摩抹了把脸有点害羞,“这笔买卖不管怎么看都是我稳赚不赔,按照我的性格,哪有不做的道理。”

他飞快地低下头去:“咳,你做了亏本买卖,可不许反悔。”

“不反悔,”李郅答得飞快,然后害羞的就变成了他,他的脸有点红,目光却一直牢牢锁在萨摩的身上,无比专注,“那你有没有打算把这个生意做一辈子呢?”

萨摩的嗓子有点紧:“当然有。”

“… …那就好,”李郅终于放松了下来,他看着萨摩的发顶眼神柔软,“我也是。”

【三更成就已经达成!觉得自己棒棒哒!我就问你们这章的含糖量高!不!高!还有写了一篇番外之后突然觉得这东西挺萌的,打算下周也写一篇——性转你们觉得怎么样?是萨摩性转还是李郅性转我也没想好恩哼(沉思脸),要不各来一篇?】


热度(69)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