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郅摩探案向)长安纪年【番外六 双向暗恋】

听人说这世界上有三大错觉:手机在响,有人敲门,他喜欢我。

萨摩多罗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李郅,一时之间也说不准自己此刻鼓噪的心脏,是因为剧烈运动还是因为这个人。

他看着李郅越来越近,忍不住喘了两口气,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起来。他眼前雾蒙蒙的一片,几乎什么也看不清,过了一会儿觉得眼睛刺痛才终于觉察原来是汗水流进了眼中,有些慌乱地抬手想要擦汗,却又发觉自己的手指都在微微发着抖。

萨摩忍不住暗地里责怪自己没出息,一见到李郅就紧张成这个样子。

他暗暗唾弃自己之际,李郅已经走到了他身前,脸上少见的有几分笑意,一伸手,将方才在比赛中萨摩被人扯掉的头绳递了过来:“你的头绳,我帮你找回来了。”

萨摩小声说了一句谢谢,有点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他掌心里的头绳,想把自己手上拎着的一瓶水和一条毛巾放在地上,却被李郅给拦了下来。他绕到萨摩的身后,说话的声音带着三分无奈七分愉悦:“别乱动,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

这种事儿李郅也没少帮萨摩干过,动作麻利,很快就把萨摩的一头乱发扎成了规规矩矩的马尾。萨摩本来还有点矫情地想要拒绝,没成想对方动作快得自己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就已经梳好了,他于是也只能轻声道了谢,为此还被李郅撸了一把狗头。

黄三炮在一边,小声喊了一句“嫂子”。

结果全队大笑,纷纷起哄,一时之间喊“嫂子”的声音此起彼伏。

让萨摩和全队动手那是不太现实的,萨摩当机立断,拿着他手里那条崭新的白毛巾把黄三炮往死里勒。这俩人疯闹没有什么顾虑,最后萨摩快要骑到黄三炮身上的时候,被李郅一把给搂了回去。

他们老大搂着萨摩,居高临下地看黄三炮:“这么多人,别闹太大,不像样子。”然后一低头,拿着自己那条未用的毛巾给萨摩擦了擦脸上的汗,问了声,“热不热?”

萨摩感觉着柔软的毛巾蹭在自己脸上的触感,他结结巴巴地又说不出话来了。

整个篮球场里的所有女生都在看这边,她们中一半是来看李郅的,另一半是来看萨摩和李郅的,这件事情过了许久萨摩才知道,此刻他感受着那些女生炙热的视线,只觉得芒刺在背,身体也有些僵硬:“李郅,我自己可以擦汗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他说话的时候不敢看李郅的眼睛,那双眼睛太深邃太专注,总是让他有一种被深情注视着的错觉。

李郅很自然地把毛巾塞进他手里:“嗯,下半场好好打。”

……

下半场的李郅很有种势不可挡的感觉,全场满打满算五十二分,他一个人下半场拿下了二十一分,整个球场都沸腾了,那些女生喊李郅的名字喊得差点掀了房顶。萨摩看着被众人环绕着的李郅,坐在一边,有一种“啊,这样才对嘛”之感。

像李郅这种天生就该被簇拥的人,怎么可能喜欢上自己呢?果然是错觉才对吧。萨摩想着,有点困倦,闭了眼,居然真就睡了过去。

众人本来还在闹腾着要出去搓一顿,一回头,却见萨摩坐在椅子上头靠着墙,已然沉沉睡去。

他骨架子本来就小,个子高就更显得瘦,手腕脚腕处的弧度都细细瘦瘦的,此刻穿着队里的宽松的球衣,精致的锁骨和一小片奶白的胸膛露在外面,秀气得有几分可怜。萨摩生得好看,成天跟队里混着打篮球也从不见晒黑,永远白白净净的,他此刻睡着,那像小刷子似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居然让队里那几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心尖儿一抖,下意识压低了嗓门。

“萨摩咋长得这么好看啊,”有人说道,“他要是个女的我一定倒追十条街啊!”

“得,老大你赶紧将大嫂带走吧,”又有人说道,声音有点儿发虚,“要是再看两眼我他妈都要弯了——”

李郅没多说什么,上前一步把人抱起来,萨摩居然睡得挺沉,靠在他怀里半点儿没有要醒的意思。

“我先送萨摩回去,你们去吃饭吧,”李郅道,“玩的开心点儿。”

李郅是开车来的,大二上半学年他就拐着萨摩出去同居了,并不住在校内。一开始听说李郅有这个打算,同寝室的黄三炮还开玩笑地说老大重色轻友,只想着跟大嫂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出去过二人世界,也不想着他们这群兄弟。结果没成想他们高冷的老大斜睨他一眼,冷静道,“那是自然,我可是打算跟你大嫂过一辈子的。”

说完像是没看见整个人都傻了的黄三炮,带着温和的笑意一把揽住了刚刚下课过来的萨摩。

从那天开始,黄三炮终于意识到,他们老大是认真的。

李郅当然是认真的,他一向是个很认真的人。他俯下身将萨摩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开了车门上车,仔仔细细地替萨摩将安全带系好。

天已经全黑了,萨摩的脸在路灯的映照之下几乎在发着光,秀丽的眉眼没有了平日里灵动的表情,倒也透出一股子静美温婉,浅浅的呼吸长长的睫毛,很轻易的让人联想到动人一类的词汇。

李郅看着,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这种陌生的情绪驱使着他凑进萨摩,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在萨摩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嘴唇相触,温软的触感从二人紧贴的部位传入大脑,带起了一阵电击似的酥麻,李郅有些狼狈地退回去,刚刚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更进一步的动作,但那样做,毫无疑问会惊醒萨摩。

这天晚上,萨摩迷迷糊糊之间做了个梦,梦里李郅说喜欢他,还给了他一个温柔的亲吻。

第二天早上他是笑醒的。

一睁眼就看见李郅坐在床边,背着光,阳光把他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边,像是老人们口中常说的……观音菩萨。

……萨摩把自己卷进被子里,笑得直打滚儿。

李郅实在是搞不明白这人清奇的脑回路,把萨摩从被子里挖了出来。他看着对方红艳艳的脸和含着水汽的大眼睛,喉咙一紧,很想吻上去,但又只能克制,最终只是摸了摸萨摩的脑袋,无奈地道:“在笑什么呢?”

萨摩看着他笑得欢快,却又不告诉他。

李郅见状也不强求,捏了一把萨摩的脸,“快点起床吧,太阳都晒屁股了——今早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萨摩想起,当初李郅拐他出来同居的时候,他拒绝了李郅很多次,但是李郅态度无比坚决。李郅问萨摩为什么不肯和自己出去租房子住,萨摩眨巴着眼睛告诉他因为自己没钱。之后李郅用高深莫测的眼神看了他许久,最终告诉他,钱的问题不用他考虑,他在家里帮着做做饭扫扫地就行了。

结果现在,做饭这样的家务活还是被李郅一手包揽了。

突然之间有点羞愧的萨摩小声道,“家里有什么就随便吃一点儿吧。”

李郅点点头,转身出门准备早饭去了。

萨摩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突然又抱着被子躺了回去,有点暴躁羞涩地在床上滚了四五圈,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他抱着被子闭了会儿眼睛,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头发抓了个乱七八糟。

待到萨摩收拾妥当去到客厅,李郅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他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两碗海鲜粥——这是萨摩最喜欢喝的,只是大部分时间里嫌麻烦懒得做,偶然向李郅提了一次,没成想真就被对方记了个清楚,隔三差五地就给他做上一回。

萨摩在李郅身边坐下,看着那碗粥,心里头酸酸软软的,他又开始有那种不切实际的错觉了。觉得李郅搞不好有那么一丢丢喜欢他。

他挑了个虾仁丢进嘴里,像是做了一个什么决定,“李郅,我有话对你讲。”

李郅看他半晌,“好巧,我也有话对你讲——这样,你先提出来的,你先说吧。”

“好,”萨摩应道,似乎有些纠结,“那个,我想搬出去住。”

见李郅面色有些不好看,他急急忙忙地解释:“不是,你看我们大学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总不能一直住在你这里啊,到时候你要是找个女朋友我不就成电灯泡了吗?”说到女朋友萨摩顿了顿,心里有点不舒服,“还有,你看我跟你在一起住了将近两年了,一直白吃白喝白住,好像被你包养了似的,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李郅看起来很冷静:“好,你说完了,是不是该我说了?”

萨摩看着他浓黑的眼睛,觉察到了一丝危险,老老实实地闭嘴不说话了。

“第一,我不打算找女朋友,也不介意你一直住在我这里。”他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萨摩。

“第二,你是我媳妇,我包养你有什么不对吗?”他眼中含笑,轻声道。

萨摩脸上有点热,黄三炮刚开始起哄喊他嫂子那阵子,队里总拿他俩开玩笑,偏偏这有名的冷面神李郅不仅不反驳,有时还喊他声“媳妇”调戏他,每次都搞得萨摩脸色通红。

李郅的话还没说完,他眯起眼睛凑近萨摩:“还有第三点——”

他准确地亲吻住萨摩的唇,这一次是有点急躁的热情的亲吻,半晌两人分开,萨摩的嘴都有些肿了。

李郅抚上萨摩殷红的唇,目光有点着迷:“我喜欢你,萨摩多罗。”

“你……你喜欢我?”半晌萨摩抖着嗓子问。

“你怎么能这么迟钝呢?嗯?”李郅咬牙,满脸的恨铁不成钢,“这几年里我无数次想对你表白,又怕你跑了——”

话没说完,李郅被突然扑上来的萨摩推倒在了他们家的大沙发上。萨摩趴在他的胸口,眼睛亮晶晶的,像只小奶狗似的,“嗷呜”一声咬上了李郅的嘴唇。

李郅扶着他的腰,生怕他动作太大一不小心摔下去。

他有点无奈,但还是任由萨摩在那边对自己耍流氓。

——自己挑的老婆,当然是跪着也要宠完了。


真尼玛累死了,万万没想到LOFTER也抽,我昨天晚上死活登不上来T^T

热度(58)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