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全世界都在暗恋湛王系列【五王元汐篇】

“怎么回事?”听见了外殿的声响,皇帝带着殷贵妃走出来,皱眉询问。

修葺得富丽堂皇的外殿,雕梁画栋,陈设也大多是贵重无比的珍宝。此时此刻,两个模样可爱的小娃娃围着一地的陶瓷碎片,满脸的惊慌失措,加之又听得皇上询问,又怕又急,年纪稍大的那个居然直接哭了出来。

年纪较小的那个倒是没有哭,他扯着袖子给兄长擦去脸上的眼泪,黑亮亮的大眼睛望向那个尊贵无比的男人,仰着头直挺挺地跪了下来,“父皇,是儿臣不小心将白玉瓷瓶摔碎了,望父皇见谅。”

皇帝看了那孩子许久,神色不明。

殷贵妃有些着急,也跪了下来,“皇上,湛儿年纪小,身子骨又弱,您若是要责罚,就罚妾身吧!”

皇帝上前两步,把还跪在地上的孩子抱了起来,英俊却隐含戾气的眉眼是少见的柔和,他摸了摸怀里孩子的发顶,望向殷贵妃,语气凉凉的,“莫不是在殷贵妃眼中,朕就是个冷酷无情、能为了一个瓷瓶责罚自己亲生骨肉的人?”他脸上露出一个有些讽刺的笑容,“可真是让朕心寒啊。”

殷贵妃把头埋得更低,口中连声说着不敢,但是心中却没有太大的波澜。她陪在皇帝身边这么多年,还为皇帝诞下了元汐和元湛两个皇子,自然是无比清楚这个男人的性格。

大魏的皇帝元安,是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哪怕上一秒还同你温柔小意,下一秒他也能冷漠地要你的命。

皇帝轻哼了一声,在安静无比的大殿里却如惊雷贯耳,吓得人一个激灵。

元汐大着胆子抬头去看,却看到他们父皇温柔地抚上元湛的脸,那双同弟弟一模一样的眼睛里带着些令人看不懂的情感。他听到皇帝说,“湛儿总是这样笨手笨脚的,朕怕你受伤,不如就老老实实地待在这芳华宫半月,湛儿你意下如何?”

那个被抱在怀里的娃娃眨眨眼,很平静地应了一声,“谢父皇。”

……

元湛有些惊讶,他笑起来,隽秀的脸像是盈满了光芒,明亮夺目,“怎么五哥突然提起这样的陈年旧事了?”

元汐也笑,“昨日廷儿打碎了一个花瓶,让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替元湛倒上一杯茶水,“七弟,当年明明是我打碎了花瓶,为什么你要自己担下责任来呢?”

“我那时候年纪小,打碎了一个花瓶也可以说是小孩子贪玩,疯闹起来没轻没重,父皇不会拿我怎么样,”元湛说,“可是五哥你可是要比我大上好几岁,若是让父皇知道了,他肯定很生气啊。”

元汐看着自己杯中芬芳馥郁的茶水,那水面波动不平,泛着涟漪,将他的脸扭曲成诡异的样子,他看了半天,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的表情在不自觉之间变得温柔而平和,他看着与自己拥有至亲血脉的俊雅青年,轻声说道,“七弟愿不愿意帮我一个忙?”

元湛问,“什么忙?弟弟若是能力所及,必定帮五哥完成心愿。”

“不是什么难事,”元汐道,“我马上要出去一趟,替母妃办些事情,待我回来,差不多也就到了灯会的日子,到时候,我希望七弟能同小时候一样,陪我去看花灯。”

“五哥你还是这样的脾气,喜欢这些东西——”元湛看元汐一眼,“不过若是五哥想去,我就只能舍命陪君子咯。”

元湛直觉今日的五哥元汐有些奇怪,但是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询问。

“七弟,你知道我为什么今日来看你吗?”元汐笑着问。

元湛心中不好的预感更甚,连笑都挂不住了,抿着嘴唇摇了摇头。

“我想看看值不值得。”

“……值不值得?”

“对,值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以命换取你登上那个位置。

元廷其实什么都明白,明白母亲对待自己从来只是利用,只不过希望自己铺平七弟前行的道路,明白母亲真正疼爱的孩子从始至终不过只有七弟一人。他曾经也怨恨过痛苦过,但是,当那个幼小的孩童扯着长长的袖子,踮起脚尖来擦掉他脸上的眼泪之时,他的心里就很难再生出半分怨怼。

“七弟,”元汐说,“你值得最好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他仰头将杯子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大笑着站起身来走出了湛王府,留下元湛一人在身后,却是觉得这天气有些寒凉。

嗒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靳侧妃提着宫灯走进来,秀丽的脸被昏黄的灯光映出浅浅的阴影。她施了一礼,柔声道,“王爷,夜深了,明日您就要出使阿柴族,还是尽早休息吧。”

元湛站了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接下来写老九元溟,诶嘿,把皇上元安和老四元凌放在最后写╮(╯▽╰)╭

热度(79)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