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悬疑恐怖/主坤音】杀鸦 004

抱着已经睡着了的灵超在沙发上坐下来,木子洋轻声问老岳:“怎么样了?门窗还是打不开吗?”

老岳瞥了一眼他捂着灵超耳朵的手,摇了摇头,“打不开。”

娄滋博皱着眉,表情严肃:“明明看起来又破又旧,但是不管怎么用力也打不开,老毕已经砸坏两个椅子了,窗户连晃都不晃一下的!”

他不开心地小声念叨:“也不知道是那家厂子做的玻璃,等出去了我一定做他们家客户,真结实。”

“毕雯珺人呢?”卜凡这时进屋来了,他刚刚砸了半天的门满身是汗,此刻已经把上衣脱了,就光着膀子满屋子溜达,“我半天没看见他了。”

老岳看见他莫名烦躁,“人家上厕所还要特地告诉你一声啊?”

“我关心一下同伴嘛,”被凶了的卜凡也不生气,脾气很好地摸了摸鼻子在老岳身边坐下,“你怎么这么大火气?”

木子洋看他一眼,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心大的,除了卜凡果然也没有别人了。

娄滋博看了看抱着灵超的木子洋,又看了看非要坐在一张椅子上的老岳和卜凡,心中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萧瑟之感。他一脸尴尬地站起身来,:“我去看看老毕怎么还不出来——”

刚说完就听见走廊里毕雯珺喊:“岳岳!卜凡!娄滋博!你们出来个人帮帮忙!”

娄滋博离门最近,他开门往外看了一眼。

“范丞丞?!”

… …

“一,二,三,四… …”被推出去主持大局的老岳在清点人数,“… …算上出去那几个,一共有二十四个人。”

灵超早在他卜凡老岳他们几个去搬人的时候就醒了,身上的力气也莫名其妙地恢复了,现在几个腿长跑得快的去最后检查有没有被落下的小可怜,其他被刚醒过来的人就坐在古堡的大厅里,讨论着现在是什么情况。

木子洋算是腿长跑得快的,此刻不在灵超身边,他晃着腿四下里看了一圈,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缩到了角落里。

“坤坤?”灵超侧着头看他,“你怎么了?”

从一开始灵超就注意到了蔡徐坤,他的状态不太好,看起来没精打采的,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连王子异都被他给支走了。

蔡徐坤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会儿才很勉强地笑了一下:“没事,让我一个人静静就好。”

话已经说的这么直白,反倒让灵超有些尴尬,但是同时也更担心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在大厂的几个月,肯定了蔡徐坤绝不是会这样说话的人。

他从口袋里翻出一颗糖,递了过去。

蔡徐坤本来有些紧绷的神经,因为这突然伸到眼前的手轻松了些,他慢慢伸手,接过了灵超递过来的糖果,中途两人的指尖相触,灵超热乎乎暖洋洋的手指让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灵超!”在灵超转身要走的时候,蔡徐坤叫住了他。

他的脸上有非常明显的挣扎,最终还是咬着牙小声地说了一句:“小心… …木子洋。”

蔡徐坤看到灵超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那张被其他人暗中议论过漂亮的小脸瞬间拉了下来,他好看的眼睛紧盯着蔡徐坤,表情严肃中又透着不悦:“坤坤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洋哥是绝对不会伤害我的,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蔡徐坤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在他转身离开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蔡徐坤是个有性格的人,很多人都这样说,按照他平时的脾气,被人这样否定是一定会些小脾气的,但是——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包装漂亮的水果糖,剥开糖纸,把糖含进嘴里。

——但是灵超真的是个很好的小孩。

——而且,这是要命的大事。

屋子里人有点多,但木子洋还是一眼看见了坐在一边生闷气的自家小孩,他走过去,摸摸灵超的脑袋:“怎么了?想你哥哥我啦?这小脸皱的。”

灵超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有说自己为什么生气。大家的焦虑他看在眼里,这种时候如果闹内部矛盾,无疑是非常糟糕的。

他拍开木子洋搭在他头上的手:“去去去,谁想你了。”

木子洋把人按进怀里,装模作样往灵超屁股上拍了两巴掌,根本舍不得用劲儿:“嘴硬啊小崽子,刚才也不知道是谁,看见我哭得跟什么似的,还伸手‘洋哥,抱抱’——”

灵超打了这个胡说八道的人一巴掌,别过脸去不想看他。

老岳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突然怼了身边的卜凡一拐。

莫名被打的凡子:“… …??”

“没事,”老岳皮笑肉不笑,“就是有点烦。”

卜凡觉得老岳的心理压力果然很大,他握住老岳的手腕:“别担心老岳,我一定会让你出去的,放心。”

然后又被老岳怼了一拐子。


今日二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写着写着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觉得这会是个大长篇(心累,想死)... ...而且明明想好要写正统恐怖的,但是既不正统也不恐怖(手动再见),郁闷得快要爆炸

热度(111)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