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全员拟兽向/主坤音】咬尾巴 001

这天早上林彦俊来找木子洋。

猫科动物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它们享受孤独又惧怕孤独,它们可以一动不动也可以跑成一道闪电。它们有漂亮的毛皮和眼睛,你永远也猜不透它们在想什么,当它们喜欢你的时候它们就是可爱的小天使,当它们讨厌你的时候估计连多看你一眼都不乐意。

林彦俊看着木子洋,悄咪咪地在心里补充一句:而且还死傲娇。

每当这种时候,就是指吐槽别人的时候,林彦俊总会下意识地忽略自己也是猫科动物的事实。

他今天过来是为了一只小猫。

今天早上范丞丞跑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回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一只个头很大的……哈士奇。这只哈士奇是个生面孔,从前根本没见过,看样子流浪过很久,身上的毛很长,他们本来想把大狗送回到犬科动物那边,但是这条哈士奇居然死都不肯走。

刚进入这片森林的外来动物并不能马上变成人形,几只大猫根本就听不懂这货在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蔡徐坤眼尖,看见了被大狗藏在背上的一只小白团子。

他去把它抱了起来。

是只非常美貌的小奶猫,全身都是白绒绒的,一点杂色也没有,鼻尖粉粉嫩嫩,还有一双特别漂亮的大眼睛。它似乎相当喜欢蔡徐坤,被拎走也老老实实的,甚至还伸出舌尖,舔了蔡徐坤的手指一口。

蔡徐坤被可爱得说不出话来,当时就有一种想把这只小猫带回家去养的冲动。

但是他忍住了,他现在在和一只牧羊犬一起生活,再养这么一只小猫崽似乎不太方便。

有点可惜地把小猫还给大狗,蔡徐坤对这里管事的毕雯珺说,“雯珺,这只小猫?”

“当然不能交到那群狗子手里啊,他们哪里会照顾小孩,”范丞丞说,“得我们自己养着。”

毕雯珺觉得有道理,可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谁家还能养这么一只小猫。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说,“要不去木子洋那儿碰碰运气?”

被忽略了的哈士奇:“汪汪汪汪!”

“……”林彦俊顿了一下,“这只哈士奇怎么办?”

哈士奇把小猫圈在爪子之间不让它乱跑,抬着头有点警惕地盯着眼前讨论的大猫们,看样子是很难把它和那只小猫分开了。

毕雯珺脑瓜子又开始疼了,这只非常讲道理的老虎说,“一块给木子洋送过去,看看他收不收吧,只能这样了。”

……

林彦俊于是就坐在木子洋的树屋里了,其实到最后他也没想明白这送小孩的工作怎么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愁猫。

想叹气的林彦俊说,“就是这样了,你要是不乐意,这孩子我们就把它送到大狗们那边了。”

木子洋不说话,他懒洋洋地抖了抖耳朵,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林彦俊看着他半天,终于妥协,乖乖下去把小猫带上来,让挑剔的花豹先过过目。

哈士奇冲着他呲牙,大有一种你要是敢动我弟弟我就咬你的意思。

想叹气的感觉又出现了,林彦俊无视了大狗的威胁,从哈士奇的后背上把小猫抱了起来,“我在给你弟弟找抚养人呢,不然你觉得你能养它嘛?”

大狗叫了一声,但到底没咬他。

早就发现这只哈士奇有点特殊,似乎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也能听懂猫叫声,林彦俊有点惊奇地看它一眼,然后抱着小猫往花豹的树屋上走。

哈士奇有点委屈地看着他的背影,小猫似乎觉察到了它的注视,咪咪咪咪地叫起来,奶里奶气的,引得大狗也开始叫起来。

林彦俊这才意识到,原来不止哈士奇把自己当做了小猫的监护人,小猫也非常依赖哈士奇。

他摸了摸小猫的头,安慰道,“别担心,不会把你们两个分开的。”

于是小猫和大狗都消停了。

木子洋见到了小猫,他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就是它?”

林彦俊默不作声,假装没有看见对方翘起的尾巴。

死傲娇,他又在心里骂了一遍。

——看样子,这只小猫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

【不知道该不该带异坤和长得俊的tag,怕写着写着把副西皮写没了……另外这就是个调剂心情的文,更文时间不定,我还是主要更另一篇文的(看另一篇文的xjm们不要方张)】

热度(307)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