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悬疑恐怖/主坤音】杀鸦 008

毕雯珺腿长,力气也不小,抱着李希侃也能走得飞快,没多大一会儿工夫就远离了人群,走到了幽长走廊的尽头。

四下无人,一片寂静,玻璃窗被雨点击打,发出噼里啪啦的噪声。这场大雨似乎压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了,窗外的乌云遮天蔽日,阴郁的铅灰色裹挟着潮湿的空气,让人心里不舒服。

李希侃的耳朵里除了雨声,就只能听见毕雯珺的心跳声。

正是夏秋交接的时节,这群火力旺盛的男孩子们穿得都不算多,李希侃和毕雯珺身上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衫,此刻有些暧昧的姿势,让他们几乎是胸口贴着胸口。

“对不起,刚才打断了你的话还强行把你带走。”毕雯珺突然说,声音很低而且有些不稳——他正抱着李希侃往楼上走。

李希侃本来已经快要消火,现在提起觉得生气又莫名害羞,忍不住锤了毕雯珺一拳。

被这么不轻不重地锤了一拳的毕雯珺居然有些想笑,又觉得自己这种态度不太对,他在二楼楼梯口停下脚步,把横抱着的人放下来,看着不知道为什么脸和耳朵都通红的李希侃挠了挠头:“对不起,你还是很生气的话就打我吧。”

——他以为李希侃是因为生气才脸红的。

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失望,李希侃到底是没有真的和毕雯珺动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把它吐出来,脸上的红晕散去一些,“干什么?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毕雯珺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眼神专注:“你很害怕吗?”

李希侃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眼神躲闪着不去看毕雯珺:“胡... ...胡说什么呢,我——”

“你昨天晚上和陆定昊一间房,又是今天早上第一个发现他... ...了的人,”死字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毕雯珺发觉李希侃的脸色越来越白,向前一步握住了李希侃的手,有些担心却不太敢看他,“害怕要说出来,我虽然嘴笨,但是愿意听你说。”

他们两个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如果毕雯珺此刻低头,几乎能吻上李希侃的发顶。

只是谁也生不出旖旎的心思,李希侃的胳膊环上毕雯珺的腰,紧紧地攥着他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运动过的原因,毕雯珺的体温有点偏高,让他感觉浑身的阴冷散去了不少。

说不害怕是假的,不过是去清洗收拾的片刻工夫,昨晚还睡在一起的室友突然就死在了房间里,而且是用那样惨烈的死法。

看见尸体的瞬间,李希侃是怎么咽下嗓子里的尖叫的连自己也不清楚,他当时只想着去通知大家,并没有太过明确的想法,只是一直觉得浑身发冷,如果不是毕雯珺这个可靠的拥抱,他可能会强压着恐惧,一直到死亡,或是再也承受不住。

“我觉得,”李希侃的声音发着抖,“我出不去的。”

出不去哪里呢?是陆定昊死亡的阴影还是这栋阴森的古堡?毕雯珺不知道,也没有去问,陆定昊的死亡给了他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李希侃似乎也有相同的预感。

死亡还会继续,陆定昊不会是最后一个,也不会是唯一一个。

毕雯珺发觉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他很平静。

两个人在阴森森的走廊里拥抱了一会儿,李希侃放开了毕雯珺,他似乎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精神,大大方方冲着毕雯珺笑笑:“我没事了。”

坚强的李希侃帅气又耀眼,毕雯珺看着他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嗯。”

有咯吱咯吱的踩在老旧楼梯上的声音,似乎是有人上楼来了,李希侃扶着楼梯扶手探头去看,那个人很快也注意到了他,冲上面喊:“李希侃!”

毕雯珺听出这是范丞丞的声音,于是也探出头去:“咋啦?”

范丞丞干脆停下来,这地方又老又旧,楼梯地板都已经腐朽破败,而且楼梯特别高,爬起来很吃力,他懒得爬到二楼去。

“卜凡在地窖里找到了新鲜的食材,”范丞丞仰着头喊,“他打算做点饭,让你们都到餐厅去吃饭。”

“新鲜的食材?”李希侃皱眉,“你确定真的没问题吗?这里的东西你们也敢吃?”

“没有办法,没有食物我们迟早得饿死”,范丞丞说,“而且卜凡已经尝过了,说是挺新鲜的。”

他真的只是来通知一声,撂下一句“你们快点”就自顾自地离开了这里。

“真是都不要命了!”李希侃皱眉小声骂了一句,也顾不上毕雯珺,急匆匆地跟着范丞丞的脚步下了楼。

毕雯珺本来也打算跟上去,一走动突然觉得裤子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扎得他很不舒服。

一翻口袋,毕雯珺掏出了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

是那张和灵超一起发现的牛皮纸,毕雯珺挑了下眉,把纸展开,上面依旧是红的扎眼的大字,正反都有,只是——

毕雯珺记得清清楚楚的,这张纸的正面本来写的是数字“24”。

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大大的“23”。

窗外突然一道惊雷落下,声音极大,玻璃窗的窗缝震了震,有一阵风从窗缝里吹进来,让壁灯上的蜡烛烛火摇晃着,忽明忽暗。毕雯珺望向狭长走廊的尽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那里在看着他。

他转身下楼,动作飞快,最后跑了起来。

这里原本有二十四个人,可是就在刚才,这里只剩下二十三个人了。



【我觉得大部分人被我加进来只不过是凑人头罢了(手动再见)】

热度(83)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