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悬疑恐怖/主坤音】杀鸦 009

岳明辉现在非常生气,因为卜凡。

但是卜凡本人完全没有这种自觉,他正在研究那些他一点儿也不熟悉的厨房用具,神情专注,似乎并没有受到陆定昊事情的影响,看见老岳居然还笑得出来:“老岳,你过来帮帮忙,帮我把菜洗了。”

一句话勾起了岳明辉的回忆,似乎很久之前也有过这样的对话,那次是为了迎接膝盖受伤刚刚出院的木子洋,他们在岳明辉的房子里办了一场接风宴,卜凡亲自掌勺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那是很生活化的片段,充满了烟火气,真实又温暖。

岳明辉是真的很在乎他的队友们,木子洋,灵超,还有... ...卜凡。

他卷起袖子走到卜凡的身边帮着洗菜,在哗啦哗啦的水声中对卜凡说:“你刚才为什么想也不想地就尝了从菜窖里拿出来的菜?这里这么诡异,谁知道是哪里来的蔬菜,万一有毒怎么办?”

他越说越快,语气也变得急切,最后干脆停下了洗菜的动作:“你这是不要命了——”

“因为我不会死,”卜凡转过身看他,“老岳,我知道我不会死,你也不会。”

“... ...什么意思?”岳明辉一愣。

心跳突然加速,在胸腔里鼓噪着,让他一时之间有些眩晕,他想不明白卜凡话里的意思,从来都能理性分析的大脑乱成一团,最后连身体也支撑不住,只好扶住身侧的墙壁让自己不至于跌倒。

他死死地盯着卜凡的脸,绝不相信对方只是随口一说。

“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老岳,”卜凡的语气变得温柔,“我只能告诉你这里是可以走出去的,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

卜凡手里还拿着锅铲,突然凑到老岳面前,一把把对方抱住:“老岳,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之后,还二话不说搂着人就要亲亲。

本来还在琢磨卜凡的话是什么意思的老岳顿时吓得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刚才还有些恍惚的精神瞬间振奋,重重一脚踩上卜凡的脚,想也不想地就给了他一拳。

卜凡跪在地上捂着脸:“... ...”

“对,对不起啊,”老岳看着卜凡可怜巴巴的样子,自己觉得有些尴尬,又觉得卜凡突然抽风莫名其妙,“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

神秘不过三秒的卜凡先生苦哈哈地揉着脸:“没事... ...”

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接着去做饭了,老岳看着他的侧脸,想问他又说不出口。

直到饭都做好了,他们两个也没能从尴尬的沉默中走出来。

许多人注意到了他们的不对劲,但是谁也没有说什么,在这里状态出现问题的人不是没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冷静下来,大家坐在餐厅里,围着铺了洁白桌布的长桌——这里有二十四把椅子,还有二十四副餐具,只是现在有一个位置空了下来。

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他们现在有些麻木,正在逐渐接受这栋古堡的怪异。

表扬了一句卜凡做饭好吃,小鬼下意识地瞟了一眼朱星杰。

朱星杰没有看向这边,他和周彦辰坐在一起,从小鬼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小半张脸,是很专注的样子——他们昨天晚上吵了一架,虽然房间分配在一起,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说过话。

“想道歉就赶紧去,”老岳觉察到了小鬼的小动作,他和卜凡依旧坐在一起,虽然彼此不说话,但是并不想和对方分开,“吵架不好。”

小鬼犹豫了一下,没有动,估计是觉得拉不下面子。

老岳也不多说,他低下头,余光瞟到有人走了进来,刚要看看是谁,就听见了灵超的声音。

灵超看着来人,他嘴里还塞着东西,腮帮子鼓鼓的、有点茫然地抬头的样子有点可爱:“毕雯珺?”

毕雯珺似乎是跑来的,他的头上有汗,慢悠悠的语气第一次让人听出急切来:“灵超,你能不能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 ...”灵超下意识看了一眼木子洋。

毕雯珺见状加了一句:“是急事儿,很急。”

木子洋只拍了拍灵超的脑袋,说了句,“去吧,快点回来,等你吃饭。”




【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人会看到这里... ...】

热度(105)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