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悬疑恐怖/主坤音】杀鸦 010

灵超手里攥着毕雯珺交给他的牛皮纸,靠墙站着,很明显的神思不属。

他微微低着头,垂眼看着破旧的地板,微曲的背脊、颤抖的长睫被昏黄的烛光勾勒成脆弱的弧线;他站在明暗交错的光影之间,手指神经质似的不停摩挲着那张粗糙的纸,身上还穿着木子洋的外套,外套明显宽大,将他的人衬得更加瘦小。

木子洋看了他许久,越看越觉得心疼,终于忍不住出声:“小弟。”

灵超飞快地抬头,脸上的表情是快要哭出来的惊慌失措,他下意识地将手里的纸藏在身后,看着木子洋小声叫了一声:“洋哥。”

喊完才发现毕雯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木子洋向他走来,并不提那张纸的事情,只任由灵超把它折起来放进口袋里,等到对方做完了一切惴惴不安地望过来时,才像平常一样摸了摸他的头发:“回去吃饭吧,我一直等着你呢。”

你看,世界上就是有木子洋这样的男人,明明骨子里又骄傲又任性,但又能忍下所有的不耐烦,用温柔细细密密地织成网,把他喜欢的人缠在里面,让对方永远无法脱身,心甘情愿地掉进名为木子洋的陷阱。

吃完饭出来找人的岳明辉最终在楼梯口找到了他的两个弟弟。

走廊很安静,静到岳明辉离得很远就听见了木子洋的说话声,虽然有回声干扰听不清内容,但却能分辨出他声音与平日的不同——木子洋的声音有点哑,似乎故意压低了嗓子在说话,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现在更有种难以描述的性感和暧昧,听得老岳浑身不自在。

他又走近几步,听清了木子洋在说什么。

木子洋说:“小弟,别看我,把眼睛闭上。”

岳明辉停下了脚步,他视力很好,已经看清了木子洋和灵超在做什么,却只敢低下头,看着两人拖得长长的影子。

可是他们连影子的形状也那么暧昧,那两道淡黑纠缠在一起,亲密得几乎不分彼此。

——木子洋和灵超在接吻。

岳明辉站在原地,脑子很乱,他联想到了什么画面,但是那画面闪过的速度太快,让他根本抓不住;卜凡那句莫名其妙的表白再次在脑海中回荡,他突然觉得那样的场景非常熟悉,似乎曾经发生过,但是他又能肯定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在这边乱糟糟地想着,那边木子洋已经结束了那个漫长的深吻,正在一点一点地啄吻着小孩的嘴唇,浅尝辄止的亲吻比起刚才的热烈要温和了很多,更多偏向于亲昵的挑逗。

灵超依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垂着,有点发抖,在瓷白的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小脸有点发红,看着又乖巧又可爱。木子洋只是看着都觉得心快要化成一滩水,眼睛里的爱意再藏不住,一点一点满溢出来变成嘴边的微笑,他凑过去亲亲小孩颤抖的眼皮,“小傻子,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才敢慢慢睁眼的灵超望着木子洋,眼睛里是一片未散去的水汽。

他眨眨眼,本来是有些害羞地侧过头去,脸色却一下子变得煞白,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岳… …岳叔?”

岳明辉的脸藏在黑暗中看不清楚表情,但木子洋却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隐隐的疲倦:“走吧,赶紧回去吃饭。”

岳明辉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吃惊,在他的潜意识里似乎觉得木子洋和灵超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可能是因为木子洋对灵超的喜爱太过于不加遮掩,又或许是因为两人真的气场相合得像是天生一对。

不管是什么原因,岳明辉对于自己是直男这一判断隐隐有些动摇。

木子洋领着灵超从他身边路过时,他抬手摸了摸灵超的头,小孩子长得快,马上就要比他还要高了,现在想想灵超刚进公司时候的样子,岳明辉很高兴他们的弟弟没有太大的变化,没有很快地长成他们不熟悉的样子。

“你要是一直像现在这样就好了,”岳明辉叹息着,“永远长不大是一件挺好的事。”

木子洋牵着灵超的手,听完老岳的话回头看他,一脸嫌弃:“你看看你跟个老妈子似的,一天到晚都操心些什么啊,小弟要是长不大——”

他顿了顿,神情突然有些恍惚,但是很快恢复如常,犀利地吐槽老岳:“要是他长不大吃亏的是我好嘛?我要是摊上什么引诱未成年的罪名你负责啊?”

老岳撇嘴:“说得好像你现在不是犯罪一样。”

灵超被牵着手,不想说话,觉得身边这两个成年人非常幼稚。

但是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全是喜悦和希望。

… …

等到所有人都吃完了饭,大家开始讨论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碗怎么刷。

刷碗这种事情真的是男孩子们最讨厌的家务没有之一,虽然是有贤惠居家的人如卜凡和娄滋博,但是二十多个人的碗总不能一直让那几个人刷,大家讨论了一下,一致决定轮流刷碗,一组两人,多出来的一个人就让几个年纪小的三人一组。

趁热打铁的将顺序排好之后,大家就坐在一起聊天,谁也不想回房间或是在这个阴森森的地方走动。

毕雯珺注意到李希侃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他迟疑了一下,终究是不放心李希侃一个人行动,跟了出去,搞得正在跟他说话的朱正廷有点茫然。

“怎么回事啊这人?”朱正廷看着门口皱着眉念叨,范丞丞和Justin坐在他身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谁也没有说话。

“李希侃刚才自己一个人出去了,”有人坐了过来,接过了朱正廷的话,“雯珺和李希侃关系不是挺好的吗,刚才还一起出去说话来着,可能是雯珺担心他才跟上去的吧。”

朱正廷不用回头都能听出这人是周彦辰,他趴在桌子上,偏着脑袋看周彦辰:“你怎么过来了?”

“小鬼过来找杰哥,”周彦辰老实回答,“好像是来道歉的,我怕小鬼害羞,就过来了。”

“哦,”朱正廷阴阳怪气地应了一声,“我以为你是想我了才过来的,结果居然不是,我好难过啊。”

朱正廷真的很会撒娇,他说话的语气本来就有点黏糊糊的软,此刻故意拖长了尾音,又偏着头望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周彦辰的眼神专注得有些古怪。

周彦辰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朱正廷不等周彦辰说话就弯起眼睛,他自顾自地笑起来,“我开玩笑的,彦辰,我想你了。”

明明是笑,但是周彦辰却觉得他很难过。

他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在伤心吗?”

朱正廷摇摇头,他还在笑:“你怎么会这么问?我一点也不伤心啊。”

他在周彦辰半信半疑的眼神里笑容坦荡,却在对方转过身去和范丞丞说话的时候捂住了胸口——他真的在难过,是说不出来的难过,不知缘由的难过。

从醒过来见到周彦辰第一眼的时候,心脏就揪着疼,朱正廷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明知道见到某一个人会难过,他原本会想方设法地远离对方,但是这一次,明明非常想哭,他却拼了命地想到对方身边去。

到底是为什么?

他来不及细想,只呆呆地看着周彦辰的侧影,仿佛少看一眼就会造成什么难以挽回的损失。

周彦辰明显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他转过头来:“正廷?”

“我不相信!”是李希侃的声音,周彦辰成功被转移了注意看向门口,在那里,毕雯珺正抱着有些激动的李希侃,“人都死了难道连一具尸体都不能留下来吗?”

毕雯珺从背后抱着李希侃,眉头皱得死紧:“李希侃你冷静一点!”

“为什么不试一试?”李希侃的精神状态非常令人担心,他在挣扎着,毕雯珺几次差点制不住他,“昨天砸不开的门窗难道今天依旧砸不开吗?这里这么多扇窗户,总有一扇是能打开的吧?!我们难道真的就在这里等死吗?”

老岳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身后跟着秦奋:“怎么了怎么了?”

毕雯珺紧紧地抱着李希侃,说,“是陆定昊,他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叫尸体不见了?”



【先祝大家端午节快乐,这章我爆字数了,为了证明我一点也不!短!小!

还有刚看了鲤鱼家的坤音采访,明明还不到三分钟却觉得有点扎心,我真的希望坤音四子能好好的,一直走上坡路,越走越高受万人喜爱;可是有的时候又希望他们不要变(尤其是小弟),能永远像现在这么亲密,永远敢拼敢闯不服输,永远锐气不会被生活磨平棱角。

这是我第一次当初代粉,心情真的非常复杂。

听说洋灵超话许愿超级灵,我都在考虑要不要迷信一把去许个愿啥的了(哭笑不得)

就这样吧,最后祝我喜欢的少年们节日快乐,前程似锦。】

热度(101)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