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偶练/悬疑恐怖/主坤音】杀鸦 013

冷,即使是被朱正廷抱着也觉得冷,蔡徐坤蜷缩着身体,过于真实和清晰的梦境使他不住地打着哆嗦。他一向是那种在别人眼中很温柔又很坚强的人,作为百分九的队长出道之后,一直都是他在照顾着队员们,很多时候即使是焦头烂额也从不声张,总是安安静静的准备,于是经常就会被人忽略他按年龄算其实也只是个弟弟。

蔡徐坤不说,并不是代表他不害怕。

“做噩梦了吗?”朱正廷跪坐在床上抱着他,声音是从未听过的甜软柔腻,只是此刻惊魂未定的蔡徐坤根本无暇顾及。朱正廷一边摸着他的头发,一边说道,“别怕,我去厨房给你倒一杯水吧。”

“别走… …”闻言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扯住朱正廷的衣服,蔡徐坤从对方怀里脱身出来,挽留的话却在看清对方表情的一瞬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他微微睁大了眼,只觉得寒意更甚,不由得下意识地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任由朱正廷站起身下床。

站在床边的朱正廷在幽暗的天光之下微微勾起了一个笑,看着蔡徐坤的眼睛里却没有一丝笑意,冷冰冰的,像是被乌云遮住的天空,透不进光。

“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他说,来到门边,走了出去。

朱正廷把门关上的一瞬间,蔡徐坤感觉屋子里的温度微微回暖,他滞涩的大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已经来不及提醒朱正廷。

——周锐的尸体还在厨房里。

周锐是摔死的,这一点并不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这里有些他们看不见的神秘力量,只是周锐的死亡,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意外。

他从通往地窖的楼梯上摔了下去,脊骨断裂,当场死亡。

周锐是早餐之后负责刷碗的两人之一,蔡徐坤注意到他的确是精神不济,也听他抱怨过昨晚没有休息好,明明失足坠落是合情合理的推测,但是蔡徐坤就是觉得哪里有些说不上来的别扭。

周锐为什么要跑到地窖里去呢?这很没有道理,他不会做饭,在又累又倦的情况下刷完碗之后只会赶紧回房间里休息。

这会不会是人为的?蔡徐坤将自己的疑惑讲给王子异听,可是对方只是告诉他别多想。

蔡徐坤又开始觉得冷,之前一直觉得死亡是很遥远的事情,只是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死亡在慢慢逼近。

他侧头望去,将脸贴在膝盖上,窗外有一棵他叫不上名字的树,枝条纤细但是长着翠绿茂密的叶子,叶片绿油油的,满满地铺在蔡徐坤房间里的窗户上,放眼望去除了绿色,什么也看不真切。

昨天的蔡徐坤觉得这片绿色非常好看,生机勃勃,可是今天再看却觉得它们的颜色灰蒙蒙的,像是笼了一层烟,又像是覆了一层灰,暗淡而灰败。

孤独永远比其他情绪先来,蔡徐坤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种黏糊糊的情绪给缠住,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他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重复几次,终于觉得不对劲。

他是真的快要窒息了。

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咽喉,蔡徐坤脸憋得通红,整个人被扯着向后倾倒,倾斜成一个绝不可能做到的角度。蔡徐坤不停地挣扎,他蹬着腿,身下的床单被踢开,卷成扭曲的形状,最后甚至被他踢到了床下;他伸手想要去抓那只手,指甲接触到的却是自己的脖颈,无意识地抓挠使他在自己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可怖的血痕。

缺氧的感觉越来越严重,蔡徐坤的脑袋逐渐沉重,眼前的景象模模糊糊看不真切,挣扎的力度也弱下来,就在他马上要陷入昏迷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在安静的夜里分外清楚。

几乎是同一时间,蔡徐坤感觉脖子上的压迫感消失了。

重重地倒在床上,蔡徐坤抹掉脸上被逼出来的眼泪,费力地侧过身体,捂着疼痛的脖子开始剧烈地喘息。走廊里慢慢开始有杂乱的脚步声和低语声,蔡徐坤听着,尽管身体依旧绵软无力,却坚持拖着身体爬下了床,动作急切。

——他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赤裸的脚刚刚踩上冰冷的地面,门就被人敲响了,王子异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闷闷的,有些失真:“坤坤,正廷,好像出事了,你们快来。”

蔡徐坤跌倒在地上,膝盖磕得有点疼,但是根本无暇顾及,急急忙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快一点,再快一点,也许能赶上。

… …

灵超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刚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床边站着一个黑影,不由得吓了一跳。

“洋哥?是你吗?”灵超有些疑惑地问。

床边站着的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连帽衫,将帽子戴在头上,看起来又古怪又神秘。虽然看不清脸,衣服也不是木子洋穿的那一套,但是身形却是灵超所熟悉的,他几乎是下意识地认定这人是他的洋哥,只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并没有应他的话。

他干脆坐起身,凑近了去看这个奇怪的人,对方不躲不闪,任由灵超摘下了他的帽子。

这人的确是木子洋。

只是木子洋的神情是灵超从未见过的,他安静地注视着灵超,眼睛幽暗深邃,像是有千言万语,又像是无话可说。

灵超皱眉,“洋哥?怎么了嘛?为什么一直看着我不说话?”

他等了一阵子,才听到木子洋说:“周锐死了。”

大半夜提这种话题的确是让人毛骨悚然,灵超整个人一僵,他惊讶地抬头去看木子洋,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闪烁着狼狈地低下了头。

他现在像是一块礁石,愧疚感如浪潮一样冲击着他。

昨天早餐后和木子洋一起负责刷碗的人就会周锐,如果不是他一定想要保护木子洋,告诉木子洋不要离开他的身边,那么周锐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可是自己真的后悔吗?其实并不,灵超心里清楚得很,如果再重复一遍昨天的事情,他依旧会这样选择。

“我想去看看周锐,”灵超小声说,“可以吗?”

木子洋沉默着看他,从床头的柜子上提起了一盏油灯,“走吧。”

灵超紧紧跟着木子洋,被对方领着来到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口。

木子洋还在往楼上走,灵超并不知道有哪里不对,他老老实实地当着小尾巴,只问了一句:“还要上楼吗?”

木子洋继续向上走,头也不回。

灵超跟着爬到二楼,刚刚站稳,突然又觉得很困,他闭着眼睛晃了一下,脚下一滑。

木子洋在这个时候回头,他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反应了一瞬间立刻急忙伸手去扯灵超。但是动作到底是已经慢了一步,他的手指擦过灵超的衣袖,握了个空,掌心里除了冷湿的空气,什么也没有。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灵超闭着眼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他慢慢提起手上的油灯,脑子里乱糟糟的反而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既茫然于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想要去救灵超,身体像是被人钉住,一动也不能动。

有人走过来,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手里端着一杯水:“… …这是怎么了?”这人站得很远,靠近墙边的桌子,他把手上的水杯放在桌子上,没有半点要把灵超从地上扶起来的意思,甚至慢条斯理地把什么东西用布缠好,放进了口袋里后,才对木子洋说,“他流了很多血。”

是朱正廷。

灵超在滚落的过程中划伤了,伤口从左眼眼尾一直延伸到额角,流了满地的血。

坠落似乎使他的睡意退去了,灵超睁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直看着站在楼梯上的木子洋,嘴巴开开合合,每张开一次都要吐出一大口血。

他想要说什么?木子洋不知道,他想到灵超失踪之后他们在卫生间里捡到的那支手机,还有手机里那张不知是什么时候照的手机壁纸——那张照片里,灵超的脸上似乎就有这么一道伤口。

灵超摔下去的时候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似乎有不少人都听见了,木子洋听见了脚步声。

他居高临下,看着率先赶到的老岳抱起了灵超。

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赶到,最后一个是蔡徐坤,他脖子上全是血淋淋的抓痕,脸色苍白脚步不稳,看到这里的混乱情况并不那么惊讶,只是想要冲到灵超身前去,却被王子异拦下。朱正廷状态很不寻常,他只是漠不关心地站在一边,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水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桌上装饰用的铜猪。

铜猪叫起来,在嗡鸣声中,木子洋终于动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下楼,跪在了灵超的身边,把人从老岳怀里抱了出来。

“… …小弟?”

 

 

【为什么蔡徐坤对木子洋意见很大这算是一个解释吧,坤坤“看”到的其实并不完全是对的,还有正正,大家千万不要讨厌他QAQ

另:高考报考真难,完全不知道该去哪儿… …


热度(105)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