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洋灵/精神病医生×精神病患者】医患关系(粉丝破千点梗1)

“四月十三日,天气晴,上午十点整,患者情绪稳定。”

将记录用的黑色录音笔装进口袋,穿着白大褂、身形笔挺修长的男人走进安静的病房,脚上穿着的皮鞋踩在地上发出笃笃的脆响,他熟稔地轻声和坐在窗边的少年打招呼:“早上好,今天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出去转转?”

的确是D城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天空是水洗似的蓝,又高又远,连朵云彩也看不见;病房窗户外正对着一片湖,湖面上阳光跃动着,波光粼粼浮光跃金,抽芽的柳条垂进水里,晃动着摇曳出清爽的弧度。

但是没有人回应男人的话。

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只是坐在靠近窗边的地方,呆呆地望着窗外,保持着笔挺或者该称为是僵直的坐姿,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更不用提回过头来。

男人没有对此表现出丝毫的惊讶,他走到少年的身边,摸了摸少年的头发:“灵超,别怕,看看我。”

叫做灵超的少年停顿了许久,才终于慢慢转过头来:“… …医生?”

木子洋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第无数次沉醉于少年惊人的美貌,感觉嗓子有些紧,清了清嗓子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对,我是你的医生,你不用害怕。”

… …

“四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十五分,患者午睡,情绪稳定。”

灵超侧躺在床上,将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他即使睡着了也皱着眉头,很不安稳的样子。

木子洋坐在床边看着他,抬手替他掖好被角,表情温柔。

少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午睡的习惯,进了医院之后也没有改变这个习惯,甚至在木子洋有意无意地纵容之下越发严重,现在更是变成,只要到了十二点就一定会犯困,要是有一天不午睡,就会严重影响作息的地步。

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幕后推手,木子洋对此乐见其成。

“别……不要……”灵超突然发出细小微弱的梦呓,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恐惧痛苦,但是奇怪的是身体却并不挣扎,依旧蜷着身体侧躺着,稳当得似乎被钉在了床上,“疼……”

他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也苍白了起来,“救……救救我!”

这样的变故将木子洋心里莫名的旖旎打散了,他一边抚摸着少年的脊背、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一边按下了床头的服务铃。

服务铃是特制的,联通了医护人员的手表,能保证医护人员尽快赶来。

很快就有护士进来,木子洋看了一眼还在挣扎的灵超,皱起眉,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时快了不少:“取两支镇定剂来。”

镇定剂,木子洋一开始是并不同意将这种东西用在灵超身上的。毕竟是对人体伤害不小的药剂,使用不当甚至连命都有可能保不住,但是在看过灵超失控的样子之后,他还是妥协了,只是向院方请求,灵超每一次注射镇定剂都要经过他自己的把关。

“……按住他,两支镇定剂全部注射。”

……

“四月十三日,下午五点半,患者情绪不稳,出现自残倾向。”

木子洋匆匆忙忙地闯进病房,刚推开门就看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护工围在床边,把灵超死死按在床上,不让他有半点动作。

灵超丝毫不见上午时候的安静乖巧,神色间疯狂而且狰狞,他看着明明非常瘦,但是力气却大得惊人,好几个护工一起按着居然还几次险些让他挣脱。他身上宽大的、并不合身的衣服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掀起,露出大片瓷白的皮肤,腰背上红了一大片,是刚刚挣扎时留下的痕迹。

他的左手腕上还有伤,血淋淋的,一看就是刚刚造成的。

木子洋知道手腕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刚刚他已经听护士长讲了,这是灵超自己咬出来的——他想要杀了自己。

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是实打实的厌恶着自己——这是他进精神病院的原因,因为他的自杀意愿太过于强烈。

送灵超来这里的人从来没有来医院看过他,也就不曾透露过灵超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们留下的钱倒是不少,足够普通人一辈子吃喝不愁,但是,这意思就是放弃了这个少年。

木子洋想起院长曾经告诉他的话:不必太过于上心,甚至不必治好灵超的病,让他活着就行。

木子洋看见了护工们带来的拘束衣和电击器。

“都出去,”他到底是保留了最后一丝风度,咬着牙没把脏话宣之于口,“现在立刻。”

护工们面面相觑,整间医院的人都知道木医生对这个病人的重视,他们根本无力阻止这位被高薪聘请来的祖宗,只能试着劝告,沉默了片刻之后,领头的护工说:“可是,要是现在放开他,他会攻击您的。”

“……出去。”木子洋走到床边,伸手抱住了灵超,瞪着护工们,冷冷地下了最后通牒。

被木子洋抱住的灵超居然真的慢慢安静了下来,他缩在木子洋怀里,眼神虽然还惊疑不定,却没有了先前的攻击性,整个人都变得温顺无害起来。

护工们见状也觉得惊奇,终于离开了病房。

“……医生?”两人抱了好一会儿,木子洋突然听见灵超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啊?”

……

“四月十三日,晚上九点整,患者情绪稳定,无明显情绪波动。”

晚上好,木子洋看着身边少年漂亮的脸,像往常一样在心里悄悄问候了一声。他带着笑意吻了一下少年的发顶,走到一边帮忙把窗子关紧,“好好睡一觉吧,我向院长递了申请,过一阵子我就能带你出去看看那片湖了。”

灵超看着木子洋,他的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大而清澈,虽然不比正常人的明亮有神,却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颓唐残破的美感。

他没什么表情,一向如此,可是木子洋却满足于他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自己。

这样的感情太危险,但是禁忌的爱情的甜美让木子洋完全耽溺其中,他有的时候甚至想要不顾一切的带走漂亮的少年,把少年藏起来,再不让人看见。

“……晚安,”灵超突然说,“晚安,医生。”

这是灵超入院一年多以来,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把木子洋下了一跳。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木子洋想着,或许灵超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但是他想珍惜的不只有灵超的将来。更有他的现在。

“晚安,灵超。”

……

“四月十三日,晚上十一点十七分,我或许很快会删掉这一条录音,但是现在,我真的想说——”

“——我喜欢上了我的患者,他叫灵超。”

【还有没有想看的题材?点梗记得带上想看哪对土偶cp,我各种西皮都磕的😂😂】

热度(86)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