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异坤/短篇/书生×玫瑰花妖】雪玫瑰001

“公子,”酒家的老板娘把酒坛放在桌子上,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担忧,“听闻山中有择人而噬的妖物化形,个个貌美年轻,专门勾引单独过路的旅人;且今夜霜重露寒,山路更加崎岖难行,您要是不嫌弃,就在我们这里住一晚,等明天天亮之后再上路也不迟。”

旁边有不认识的老农跟着帮腔:“小伙子,你可别以为是我们本地人危言耸听,李员外家的儿子,半个月前带了一堆人说是要上山除妖,你猜怎么着——其他人倒是平安无事、须头全尾的回来了,只是什么都记不得了,至于那李公子,哎呀,可是到现在还不见踪影呢!”

老农说的吓人,有人在角落里小声地说:“那李家父子俩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我说呀,就是活该!”

不大的酒家里顿时传来一片应和声。

在嘈杂混乱的声音中,穿着一身朴素布衣的年轻书生给自己满满斟了一杯酒。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微笑着拒绝了老板娘的好意:“不了,我急着赶路,只是能不能麻烦您帮我带上一坛酒?”

... ...

年关前后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雪,今天下午才刚刚停下来。老话常说瑞雪兆丰年,对于农民们来说,这一场大雪自然是个好兆头,可是对于打算连夜赶山路的书生来说,这场大雪实在让人为难。

王子异第无数次脚下打滑,他眼疾手快地扶住路旁的矮树,被冻得快要没有知觉了的手却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他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殷红的血液滴滴答答地往下淌,像是带走了身体中本就不多的热度,冷得他无端端打了个哆嗦。

他叹了口气,把身后背着的的行囊放下来,从里面翻出酒家老板娘给的酒,舀了一点倒在手上;然后又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料,严严实实地把手缠了起来。

这个时候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夕阳的余晖是厚重的红色,均匀漂亮地铺满了雪地,王子异看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雪,有些后悔没有听从老板娘的话。

天快要暗下来了。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王子异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

漫山遍野的白雪中,身着宝蓝色华丽长衫的俊美青年逆着光向他走过来,披在身后的头发在风里微微舞动,眉梢眼角满是明艳的风情。他慢慢朝着王子异走过来,走得近了,王子异才看清他居然在这么冷的天里也赤着脚。

王子异只觉得刚才喝下去、用来取暖的酒,将热意全都带到了自己的脸上,他呆愣地看着款步走来的蓝衣青年,无端想起了曾在京都看到过的一种西域花朵。

优雅艳丽、芬芳馥郁,细长亭匀的花茎明明纤弱无比,却又有着尖锐的刺。

——那是玫瑰花,王子异曾偶然见过,并且为之深深着迷。

他一路跋涉,路途险远漫长,他见过各种各样的面孔,但是没有一个人给他这样强烈的既视感,让他仿佛看到了玫瑰花化身而成的精怪。

或许那人真的是玫瑰花妖也说不定。

王子异突然想起在山下酒家时那位老板娘的话:山中有精怪,美艳勾人却择人而噬,那个越走越近的青年确是如此,美得张扬肆意,眼神勾人却不似善意。

“小书生,”蓝玫瑰一样的青年说,“天快暗下来了,这山里有妖,会吃人的,你还是赶紧下山吧。”

这么冷的天,王子异脸上不自然的红晕并没有让青年联想到“害羞”一类的词汇,他挑眉,有点不满意于王子异不理自己。他连生气的情绪也表现得很直接,脸色冷了下来:“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啊?”

王子异向他作了个揖,“公子,在下母亲重病,急着回到家乡去,必须要连夜赶路,在此先谢过公子的好意了,不过——”

“不过天气实在寒冷,我看公子衣着单薄,又赤足而行,实在觉得不妥,如果公子不嫌弃,”他又埋头在大大的行囊里翻找,“我这里有一双赶路用的鞋,虽然不知合不合脚、而且值不了多少钱,但是希望公子收下。”

蓝衣服的青年面色微妙地看着那双崭新的鞋子,最终把它接了过来,又看着王子异脚上的鞋挑了挑眉:“你脚上的鞋已经很破烂了,这双新鞋送给我,你怎么办?”

王子异看着自己脚上那双已经非常破旧的布鞋,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才说:“没关系的,我还有一双新鞋。”

他垂下眼睛不敢再看青年,老实的书生不擅长说谎,他其实根本没有另一双新鞋了。

“... ...”青年仔仔细细地把他打量了一遍,突然说,“要下大雪了,你不管多急今晚都不能赶路了,你要是无处可去,不如来我家住上一宿,我家就我一个,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 ...好吧,”看天色怎么也不像是会下大雪的样子,尽管有些将信将疑,王子异还是无法拒绝青年的好意,因着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原因,“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青年叫蔡徐坤,是很普通的姓氏,王子异在路上听到这个名字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隐隐有些失望。

蔡公子,大概真的只是个隐居的高人吧。

哪里来的那么多妖姬精怪能恰好被他遇上呢,不禁自嘲的笑了笑,王子异继续专心听蔡徐坤给他讲山里的事情。

蔡公子实在是个非常有见识的人,王子异听着他的讲述,心中渐渐被敬佩惊奇所填满,他沉迷于对方所描述的山间奇事,神情谦卑,仔仔细细听着,越听越着迷,直到蔡徐坤停了下来。

“到了,”蔡徐坤说,“这里就是我家。”

王子异回过神来,慢慢抬头,看见了一间精致的木屋。

热度(14)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