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郅摩探案向)长安纪年【二】

摘叶杀人案发生的第二天,李郅一大早就跑到凡舍找萨摩多罗。

出乎意料的是萨摩居然早早地就已经在凡舍门口等他了,一见他来就冲了上来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啊走啊,带我去看看现场——”

李郅一脸古怪地看他:“你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他较萨摩高些,站得近了,萨摩总是要微微仰起头看他的脸。

微微扬起头来的异域少年睁圆了大大的眼睛,浅茶色的瞳孔里跃动着明亮的阳光,生动鲜活得不得了。他歪着头笑起来:“我们不是朋友嘛,最后一次帮忙总得认真吧。”

李郅几乎被他眼里的潋滟光彩迷得呼吸停滞,却还是敏锐地抓住了对方话里的不对劲。

——最后一次?

萨摩敛起笑容,语气是李郅很少听到的认真:“因为,总是和你在一起,让四娘担心了啊。”

四娘对于萨摩来说是什么呢?大概不只是亲人那么简单,毕竟对方是在他最无依无靠的时候将他带走,将他从懵懂无知的孩童养大,十几年的相依为命,彼此早就已经成为对方的至亲,感情早已深深融进彼此的血脉之中了。

李郅想说什么,但到底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只点点头,什么都说不出口。

四娘的顾虑李郅如何不懂呢?

李郅看着眼前漂亮得好像在发光的青年,觉得不能再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把这个人牵扯进这样复杂的泥泞之中。

他极力克制着自己心里叫嚣着的不愿,把自己腰上的钱袋解下来,拴在了萨摩的腰上,然后在青年懵懵懂懂的眼神里难得一笑:“最后一案,报酬总是要丰厚些的。”

——————————————————————

双叶在尸体前趴了将近两炷香的时间了,一动不动。

黄三炮在后面小声跟紫苏嘀咕:“诶,紫苏紫苏,你说她该不会是睡着了吧?咋还一动不动的呢?”

脸色苍白一眼都不敢看的紫苏:“... ...呕。”

李郅在心里叹了口气:“三炮,你先带紫苏下去吧。”

——不然他真是怕这姑娘就吐在这里。

萨摩托着下巴,一双圆圆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把这尸体打量了个遍,满脸的兴致高昂。他扯着李郅,怕打扰到双叶,小声地附在他耳边道:“这人谁啊?看样子像是个大人物,长得也挺好看的。”

李郅感觉着他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耳朵上,痒痒的,让人觉得像是小猫爪子在心尖上轻飘飘地抓了那么一把,让他觉得自己几乎要烧起来。

耳朵尖都红透了的纯情李郅:“啊... ...啊。”

萨摩有点奇怪地看他一眼:“我问你这人是谁,你啊什么啊?”

李郅被近在咫尺的青年搞得心痒,却只能有点狼狈地转过脸去不再看他:“易王,李珣。”

“皇亲国戚啊,”萨摩完完全全没有注意到李少卿的失常,笑嘻嘻地自顾自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啊,对这位王爷下手。”

李郅不着痕迹地后退半步,与萨摩拉开距离。

“我们要不要去易王府看看?”

萨摩从椅子上跳起来,笑得眉眼弯弯,完全是个孩子模样。

他上前一步,很是亲昵地挽住李郅的胳膊:“那快点走吧,一直坐着简直是要无聊死了。”

李郅任他扯着,目光落在两人交叠的胳膊上,像是风雨初霁,眼底一点一点漾出了柔软的笑意。

热度(78)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