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择天记兵器拟人之无垢剑【熊孩子什么的就连陈院长也很头疼啊】

下午的时候,陈长生照例去了藏书阁。

大概是师父师兄从小的耳濡目染,又自小通读三千道藏,博闻强识过目不忘、性情平和温润的少年依旧是很喜欢读书,也很享受这样独自一人安安静静的时光。

——直到无垢哒哒哒地跑进来找陈长生。

捂着脸嘤嘤嘤地跑进藏书阁的孩童绝不超过七岁,小小的身体准确无误地扎进陈长生的怀里,顺便挤掉了陈长生手里的书,一双猫儿眼从指缝里露出来偷偷看陈长生的表情,分明半滴眼泪都没有,哪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可怜。

陈长生抚着无垢的小脑袋,踌躇了片刻才问道:“你的牙怎么了?”

无垢咧着嘴给他看自己缺了半颗的门牙,含含糊糊地道:“还不是孤桐那个脾气暴躁的老女人打的!长生哥哥你要为我报仇嘤嘤嘤——”

陈长生:“... ...要是孤桐前辈听你叫她老女人,估计就不是断一颗门牙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他把小孩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头看着对方圆圆滚滚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叹了口气:“你啊,一天到晚就知道给我惹麻烦,说吧,这次是因为什么惹孤桐前辈生气了?”

无垢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儿看他道:“因为我偷看她洗澡。”

陈长生沉默片刻:“... ...那我可能帮不了你了。”

相比较于活了不知道几百年的其他几位来说,无垢确乎是年纪很小,但是也和陈长生年纪相仿,按着人类年纪来算也是个少年人了。他又是一直待在西宁镇和陈长生、余人和计道人朝夕相处,也不知道他这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性格是从哪里学来的。

“你应该自己去跟孤桐道歉,求她原谅你,”陈长生说,“因为这事的确是你做得不对。”

无垢使性子:“我才不去呢,那个老女人打我还要我道歉,这是哪里来的道理嘛?”

“就算你年纪再小也是个男孩子,女性在意名节,”陈长生的眼睛像是春风吹皱的水面,潋滟起几分笑意,“除非你愿意娶她。”

无垢小脸一红,却是梗着脖子嘴硬道:“我我我喜欢的是针姐姐那样胸大腿长的好不好,那种平胸的老女人我才看不上眼呢哼——”

陈长生眼中笑意更深几分,“得了,快去吧,不然我就把你关进藏锋里一个月不许出来。”

无垢从他身上跳下来,蹭着脚挪着步子,一副摆在明面上的不情不愿。

陈长生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快点去。”

无垢冲着他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陈长生捡起落在一边的书重新在桌前坐好,却是难得有些心绪不宁,就连书都看不进去了。

——罢了,不若去看看有容好了。

热度(43)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