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波斯卡的糖

择天记兵器拟人之黄纸伞&遮天剑【双胞胎兄弟神马的还是很好认的】

在从唐家出来之前,黄纸和遮天曾经询问过汶水,找唐家定做他们俩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汶水是这么说的:“实力强大、高深莫测,天下没有人能用剑用得比他好,是天下第一的剑客。”

搞得俩孩子很是激动:“是吗是吗?!真这么厉害啊?”

… …结果后来这位天下第一剑客因为付不起钱而没有带走他俩。

黄纸温温地安慰在地上种蘑菇、看起来无比郁卒的弟弟:“别伤心了遮天,你这么厉害一定会被很厉害的人带走的。”看弟弟还是伤心不语,他走过去和遮天并排坐下,望向弟弟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桃花眼微笑,“苏离前辈付不起帐,说不定生活拮据,过几年攒够了钱就会回来接我们了。”

遮天看着哥哥,抿着嘴扑进对方怀里:“苏离前辈连帐都付不起,说不定真的很穷,到时候要是哥哥跟在他身边连饭都吃不饱可怎么办——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吧,我最喜欢哥哥了,可看不了哥哥吃苦。”

黄纸从来不会像遮天那样明确地表达自己的好感,闻言只是拍拍弟弟的脑袋,脸有点红。

黄纸身为哥哥,腼腆又害羞,性格却是温柔而且可靠、遮天是弟弟,总是很强势,但是面对哥哥的时候又乖巧又粘人。

二人后来又在唐家待了些时日,好在唐家钱多,供得起他二人的食宿。

双胞胎在棠少爷和汶水离开之后不久,被交给了一位少年,也算是有了第一个主人。

… …

“长生,猜猜我是谁?”

笑嘻嘻地从门外蹦进来的少年眯着桃花眼笑得好看,藏青色的长袍勾勒出少年身形修长挺拔,长发披在肩上,又生了张极俊俏的脸,倒是个风流贵公子的模样。

头也不抬的陈长生:“遮天。”

遮天:“… …你怎么猜到的?!”

“我觉得只要是个正常人,哪怕是轩辕破都能认出来,”从书里赏脸地抬头瞥他一眼的陈长生道,“黄纸那样的性子,无论如何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而且,虽然有点羞耻,但是黄纸每次都是叫他“主人”的。

陈长生一挥手:“去找唐三十六他们玩吧,我还要看书呢。”

气哼哼走了的遮天。

… …

“长… …长生,你你你猜猜我是谁?”

陈长生把刚刚看完的书放在一边,顺手拿起一本新的:“别闹了黄纸,我还有事要做。”

月白色长衫的少年立刻低头道歉:“对不起主人,打扰你了,我这就回去。”

“… …”暗处偷看的遮天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陈长生叹了口气:“遮天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别总惯着他,将来有一天要是你二人分开了,他自己一个人也要生活的。”

“恩。”黄纸笑了起来,抿着嘴唇弯着眼睛,十分好看,“小主人您也别总是泡在藏书阁里,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对身体有好处的。”

遮天从后边跑出来,一把抱住自家哥哥,瞪向陈长生,“乌鸦嘴呸呸呸,我才不会和哥哥分开呢!”

陈长生无奈地笑笑,非常配合:“呸呸呸。”

黄纸拍拍弟弟的头。

随口一说,可惜后来一语成谶。

 

 

【放妹儿:或许这一对儿会有章节二?写两人一个在陈院长身边,一个在秋山君身边(恩)想想有点虐啊。】


热度(35)

© 辛波斯卡的糖 | Powered by LOFTER